搜索

首页    |     关于我们    |     产品中心    |     新闻资讯    |     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7  珠海澳丰医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粤ICP备00000000号-1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珠海

珠海澳丰医药有限公司
Email : aoshun@126.com
电话: 86-756-6832016
手机号码 : 86-13702311682
传真: 86-756-6832003
地址 : 高新区唐家镇金唐路333号海韵园9栋104房

 

资讯详情

大多数患有丙型肝炎的人可能很快就会在新的治疗方法中找到希望

大多数患有丙型肝炎的人可能很快就会在新的治疗方法中找到希望

这两项研究都发表在1月16日的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(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)上,其中包括给丙肝患者提供各种抗病毒药物的鸡尾酒疗法,其中一些没有对标准治疗做出反应,有些还没有得到治疗。然而,在这两项研究中,都有93%到98%的患者接受了这种鸡尾酒疗法。研究人员报道,2014年1月15日,2014年1月15日,丙型肝炎的治疗效果不佳,但每周注射的黑暗日子、粗糙的副作用以及不保证完全康复的肝病可能很快就会结束。

杜克临床研究所(Duke Clinical research Institute)的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研究主任安德鲁·缪尔(Andrew Muir)说,这些鸡尾酒改变了疾病的游戏规则。

“这让我改变了与病人交谈的方式。这些方案基本上可以治愈所有人,”Muir说,他已经进行了相关的研究,但没有参与这些研究。“今天早上我的办公室有一个病人,他说,‘如果我治好了,’然后我对他说,‘等你痊愈了,’”缪尔补充道。

Muir说:“我认为这些新的直接作用的抗病毒药的好处在于,只要有正确的药物组合,所有的病人似乎都能治愈。”

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的第一项研究,包括211名患有丙型肝炎的男性和女性,他们服用了两种药丸形式的抗病毒药物,达克拉斯韦和索弗斯布韦。这些患者在美国和波多黎各的18个医疗中心接受治疗。他们在12或24周内服用了60毫克的daclatasvir和400毫克的sofobuvir,或者没有第三种药物,ribavirin。

科学家们报告说,这些实验性药物对病人是安全有效的,即使是那些曾经接受过丙型肝炎病毒的标准治疗的人——干扰素注射和另外两种药物。

他说:“我们看到两种新药物的反应率很高。这项研究为无干扰素疗法铺平了道路。这些药物具有潜在的高效和耐受性,”研究作者马克·苏尔科斯基博士说,他是约翰霍普金斯病毒性肝炎中心的医学主任。

Sulkowski说,在126名未接受治疗的患者中,有98%的患者和41名患者中有98%的患者在接受了标准丙型肝炎治疗后仍未痊愈。他说:“治疗结束三个月后,他们的血液中没有检测到病毒。”

Sulkowski说,去年12月,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(U.S.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,简称fda)批准了与peg干扰素和利巴韦林联合使用的一种丙型肝炎病毒,而daclatasvir目前仍在审批过程中。

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(U.S.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)的数据,美国有320万人患有慢性丙型肝炎。这种病毒在早期是沉默的,但是在二三十年后它会导致严重的肝损伤,有时需要肝脏移植。它是美国肝脏移植的主要原因。

Sulkowski说,到目前为止,注射干扰素一直是治疗的主要形式,通常与抗病毒药物结合使用,但许多患者不能忍受干扰素的副作用,这可能包括流感样症状、恶心、疲劳、焦虑和抑郁。

第二项研究由位于西雅图的维吉尼亚梅森医疗中心的研究人员发起,涉及美国和国际上的八个医疗中心。其中包括571名丙型肝炎患者,其中一些人之前没有接受过治疗,还有一些人曾接受过干扰素注射剂和利巴韦林的标准治疗,这是一种抗病毒药,在服用后会减少复发,但没有对其做出反应。

参与者被随机分配服用三种抗病毒药物的组合——分别为ABT-450、ABT-267和ABT-333,分别为8、12或24周。

该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、维吉尼亚梅森医院消化疾病研究所的肝脏中心主任克里斯·科斯德利博士说,几乎所有的患者(两组中超过93%的患者)都在24周内看到了病毒从他们的系统中清除。

“即使在没有反应的患者中,用干扰素治疗难以治愈的人群,这种全口服治疗12周的方法也能在绝大多数患者身上得到治愈。”这是安全的,而且是可以容忍的。“这真的改变了治疗的模式。”

密歇根大学医学院(University of Michigan Medical School)临床肝脏病学主任、霍普金斯大学(Hopkins)研究的合著者安娜·洛克(Anna Lok)博士说:“这两种疗法的安全性非常好。”但她指出,这些药物昂贵,每疗程高达数千美元。

Lok说:“成本是一个问题,将使许多患者无法获得这些治疗。”

制药商资助了这两项研究,但洛克指出,“他们仔细观察。